润和与子旭

大家好,站坑不填就是我(以后会删)

不好吃



士兵倒下了,他倚在在城墙边,箭雨擦过他的视线。
士兵觉得很困,他意识中自己蜷了个舒服的姿势,目光迷离,飘忽不定。终于,他觉得一切都变白,变得清晰。他的意识摇摇晃晃,他看清了脚下的土地,不想触摸,且说不清他与地的距离。
终于,像是惊鸿掠过,白驹钻隙,又或是一声铮鸣,他站在了城门前。
他毫无实感地,站在了故乡的城门前。
小士兵像是惶恐,可他胸口却温暖起来。在故土的影子也模糊的日子里,小士兵从未想过会有重至乡门的时刻。但他头脑晕眩,激动,怀念或是痛苦这样强烈的感情对他来说简直是奢侈。
士兵推开了城门,门软绵绵地消失了。
是他的故乡,他的故乡哩,他的故乡呵。官道两旁排开的杨柳树的青色一直蜿蜒到河岸,河边是稀稀落落的人家窄院。时节离清明不远,故而土壤中还夹杂着柳絮绒
——————————没写完————————

大鱼海棠观后感

神他妈午夜八点档家庭伦理剧!
神他妈青梅竹马不敌天降系!!
神他妈哥哥卡!!!

为什么是3D好吧3D就3D
噫为什么有小孩子看等等啊旁白要播到预告那处少儿不宜啊别!!咦,没了?


真•铲屎官


啊椿长得真可爱
啊湫真可爱
啊…等等为什么那边两个男同志偷偷拉小手!?



















#完啦!

【专题】在小说写作中,人物间对话写作的技巧与手法

碇唯里の小世界:

第一篇:


作者/fading
其中一小部分是我自己的经验,大部分我自认应该是小说领域的普遍标准。


1,有些人习惯加一些专属的小动作和口头禅,这个不是不可以,在一定情况下也会有效,比如有的作家会用一定的读音错误或是用词错误来表示表示说话者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事实。但这种做法并不绝对,更多的作家则会认为这样写对话会有损小说的优雅。另外经常用这种方法也会让读者厌烦。


2,”通向地狱的路是由副词构成的”,像: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能不能先给我一包烟?”——这样的写法绝对应该避免。如果你要表现一个人不耐烦,你不应该写他“不耐烦地说”,而是让他说的话让读者自动看出不耐烦。
举个例子:他生气地说:“你是一个懦夫!”——这不是一个好的对话。
改成这样:他说:“你这个懦夫!”——和上一句比明显好多了。
如果我在编辑一篇小说的时候,像: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能不能先给我一包烟?”这样的句子我就会修改成: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说:“先给我烟再说。”


3,当我们写对话的时候,我们不是真的在写一个人如何说话。卡佛在谈到海明威的时候说,大家都说海明威对话写得好,但是人们实际上并不像他的人物那样说话。这是什么意思呢?在日常语言中,我们说话其实是断断续续的,其中会夹杂大量无意义的信息,口头禅,而重要的信息有时候我们反而没有说出来,有时候我们则是靠我们的语调来表达情感。这些情况都是于我们的书面写作全然不同的。因此,我们不可能在书面写作中全然模仿日常语言,就好像你用录音笔录下两个人日常的聊天,哪怕聊天再有意思,如果你一字不差地转化为文字的话,这样的对话是不忍卒读的。所以我们在写作的时候要再进行处理,具体的过程很难说清楚,这里就不展开了。总而言之宗旨是:当你写作对话的时候,你写的不是一个人说了什么话,而是他的话所表达的意思。


4,一个人说的话,不等于他所表达的意思。第4条好像和第3条矛盾,其实它的意思是,写作者要注意说话者的潜台词。潜台词充斥了我们的生活,比如一个男人对女人说:“你的头发好香”,他可能不仅仅是在夸她的洗发水而已。既然如此,作者就应该同样在小说中重视潜台词的运用,之前的例子是比较浅显的,在具体写作中根据语境的不同,运用潜台词可以制造出许多精彩的效果。如果一个小说所有的人都直白地怎么想就怎么说,那这个小说不但对话没有趣味,而且也缺乏真实感。


5,冰山理论。海明威这样说过:“如果一位散文家对于他想写的东西心里很有数,那么他可能省略他所知道的东西,读者呢,只要作家写得真实,会强烈的感觉到他所省略的地方,好像作者写出来似的。”而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永别了,武器》的结尾:
医生顺着过道走掉,我回到病房门口。
“你现在不可以进来。”一个护士说。
“不,我可以的。”我说。
“目前你还不可以进来。”
“你出去。”我说,“那位也出去。”
在此之前,作者没有告诉读者房间里有几位护士,这段文字也没交代,可是读者就马上知道了这间停着“我”情人(凯瑟琳)尸体的房子里有两位护士。


以上是匆匆想到的关于对话的几个方面,抛砖引玉,未及之处日后再行补上。


第二篇:


作者/寒木钓萌
斯蒂芬·金的名言“通往地狱的路是副词铺就的”,这句话我先是在一篇网文中看到。
我当时极其的不明白,为什么是副词?凭什么是副词?后来看了斯蒂芬·金《写作这回事》,我感觉斯蒂芬·金他自己也没有说完全说清楚,这是为什么。
直到后来,学习了解了海明威的“冰山理论”后,我想,我应该明白了。
海明威的对话描写极其强悍,尤其是《老人与海》中的对话非常有力量,如下:
“圣地亚哥,"他们俩从小船停泊的地方爬上岸时,孩子对他说。"我又能陪你出海了。我家挣到了一点儿钱。” 
   老人教会了这孩子捕鱼,孩子爱他。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不过你该记得,你有一回八十七天钓不到一条鱼,跟着有三个礼拜,我们每天都逮住了大鱼。” 
  “我记得,”老人说。“我知道你不是因为没把握才离开我的。” 
  “是爸爸叫我走的。我是孩子,不能不听从他。” 
  “我明白,”老人说。“这是理该如此的。” 
  “他没多大的信心。” 
  “是啊,”老人说。“可是我们有。可不是吗?” 
  “对,"孩子说。"我请你到露台饭店去喝杯啤酒,然后一起把打鱼的家什带回去。” 
  “那敢情好,”老人说。“都是打鱼人嘛。”


你看,海明威在写对话的时候,很少在“他说”“我说”之前加上一些修饰语。假如加了修饰语,可能就会像这样:
“不,”老人坚定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为什么海明威没有加修饰语?因为,任何一篇小说,都有三个要素:作者,小说的人物,读者。
“小说中的人物”如果与“读者”的距离越短,就越有展示力,就越真实。
可是,就像上句对话中的【坚定地】这个词,很明显,他是作者的主观描述,得,这下问题来了,读者是根据作者的主观来了解人物,而不是人物的对话,这中间多了一个中介(作者)。
而中介越多,读者到人物的距离就会越长。
另外,我自己的另一个理解是,如果在“我说”“他说”之前加上很多修饰语,其实是一种偷懒的做法,这很不好。为什么?我们举例来说一说。
如果作者要表现一个角色的愤怒,比如,他可以这样【他愤怒地说:“你给我滚开!”】
你看,你直接在“他说”里面加上了“愤怒”这个修饰语,那么你会认为,你已经充分表达了人物的愤怒,从而,你不会再搜肠刮肚地找一些更适合人物的对话。总而言之就是这样,要想办法用对话表现人物,而不是偷懒地加上一些修饰语来表现人物。
还有一个,这才是最重要的。同样一句话,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理解,如果作者强制加上一些修饰语,就把这种蕴含在背后的美妙感觉锁死了,这会造成挂一漏万。比如这句话: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假如你改成:
“不,”老人坚定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这好吗?这是相当的不好。原因如下:
一、难道老人说那句话时,内心只是“坚定”?可能海明威还会认为,老人内心应该还夹着一种期盼,期盼孩子跟他一起捕鱼,同时还夹着一层对孩子的关心。那么,你说海明威现在应该怎么做?难道他应该这样写对话:
“不,”老人坚定地、期盼地、关心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二、假设,这是可能的,这是读者喜欢的,那么,你能说海明威的描述已经完美了吗?也没有,小说写出来后,有时候作者甚至都难以百分之百地把人物的内心猜透。人物说那句话时,可能还有别的心里,但作者不知道,这就会导致挂一漏万。
三、现在再假设,任何时候,作者都能百分之百地猜透人物的内心,并在“他说”里面加上5个副词来描述。
这样就完美了吗?显然,这也不完美,一千个读者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作者怎么可能完全猜得透读者读到这句话时,会怎样琢磨人物?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结论是,无论你用多少个词来描述“他说”,都是不完备的。既然不完备,何苦做无用功,而且还让读者看上去就像王大妈的裹脚。
因此,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一个副词也不加。哪怕加上一个,都是不好的。因为这会限制读者的想象。比如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假如你加了一个“坚定地”来描述老人说,那么就等于是宣告了老人此刻的内心只有“坚定”。但其实,人物的内心是复杂的,读者看到这句对话时,内心也是复杂的,可是因为你的臭水平,擅自加上“坚定”,一切便都没有了,只剩下了“坚定”这个感觉。这不就是捡个芝麻丢个西瓜吗?很愚蠢,不是吗?
一篇小说,如果读者没有想象的空间,那就不是一篇好小说。
最后,小说的本质是一种展示,而不是一堆形容词的描述。你要说人物此刻很恐惧,那你不能只是找几个关于“恐惧”的形容词来告诉读者,人物此刻很恐惧。而是要用人物的行动和对话向读者展示出来,让读者就像看电影一样。
最后,关于冰山理论,要求作者只写出八分之一,留八分之七给读者去想象。想象是美好的,每个读者都会有自己专有的想象,好小说就是要让人回味无穷,假如作者把八分之八全写了出来,这其实是一种不自信的做法,而且很没有技术含量。
这就是我对“通往地狱的路是副词铺就的”这句话的理解。
这句话要想发挥效力,对话必须是短小精悍,极富信息,如果对话就像王大妈的裹脚,又臭又长,那,再谈什么副词,就没有意义了。




本博客订阅地址:http://onlyyui.lofter.com/SubscribeMail


贴吧地址:http://tieba.baidu.com/f?kw=%ED%D6%CE%A8




关于开群的提问,求帮助~:http://onlyyui.lofter.com/post/2fae68_e1ae66

当我来到玻利维亚

当我来到玻利维亚
我看见少年和你

飞鸟问故土在哪里
我开始慌忙寻找大地

就让你的单车晃得更剧烈吧
风是如此眷恋你

是的 当一切回归沉寂
就是最虔诚的信徒也无法改变这里

如果战火不能平息 诗人说
就让我丧命于此 (同你)

啊 飞鸟问我故土在哪里
这便是天空沉睡的土地

当我梦归玻利维亚
我看见少年和你

与怨无关

【我觉得有些烂尾,困得不行了,数学没考好。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以后再有时间可能会把结尾改了,希望那时候能力能再强些吧。】
【前边重复,OK?】




我喜欢雨天。
在梅雨的季节,会跑上宅子顶层,总以为这样会离天空更近些,想想也是好笑,人们总会被常识也好直觉也好的想法所误导,因为这样视觉会被限制,就分不清阴霾的是天色还是雨的身形了。
即便看不清,我仍喜欢雨,喜欢它带来的潮气,虽然理由我已经记不起来了。“这是个好兆头啊,”撑着黑伞的人说,“没有理由的话说明你是由本能去热爱某一样事物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带来的借口。说真的,我觉得这要比因为个人经历而带来的兴趣更有实感。”说这话的是一位整日提着黑伞的少女。在不下雨的日子里,我只能呆在公馆的暗处度日,因而长时间不能和人交流。小巷间常能看见撑伞的人们,他们像候鸟一样奔波于城镇间,这时我会探出窗子和他们打招呼,大多性子冷淡,却也有少数安静温和,她也是其中一位。这些少数人愿意停下脚步和我说几句话,我才得知他们似乎有很忙的工作。
要说无聊,其实公馆内还住着我的一位熟人,只是我们好像因为争执或是别的什么,互相并不交流,他见到我也从不瞥我一眼。但我内心其实感觉不到对他的恨意,并且他也如此。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肯定,我对他本身没有印象,但总是隐隐约约这么觉着,也不知是从哪来的自信。后来据我观察发现,也的确如此——他是个极其沉默而温柔的人。
下雨的时候,日子又变得悠长起来,我的熟人从久闭的房间走出来,下楼坐在石阶上,对望着雨幕吸起一只旱烟。石台阶上青苔斑驳,深浅不一。我从窗边望着一切,觉得他身上披的中山装应该很久没洗了。
撑伞的人又忙了起来,和远方的田野里,和公馆天井内完全是不同的景象。这空间之间带来的微妙差异使我心中产生了一种违和感,它不可言状:公馆内的时间就像是停止了一样,就像是听从了谁的任性停止了一样,安静得异常。
就好像,我这一生从来没有过这样安静的日子一样。
就好像,我已经对我这一生发生过的事情熟知了一样。
想到这一点,我终于意识到了自身的疑团,意识到了疑团的不一般,意识到了不曾意识的可怖性。
“!!!!!!!!!!!!!!!!!!!!!!!!!!!!!!!”










“接着,清明祭扫那一天,就是当地的农妇目击到你的那一天。”

“对吧,怨灵?”
质问中方士的对面,那个被定格了的模糊面影似乎终于清晰起来。
“说不上是怨灵吧,方士大人,”面影叹息道,“我可是依凭在其他生物身上才苟活到现在的,没那么大的执愿啊。”
“况且,唯一的愿望也实现了,您可以动手了。”











答应陪基友入圈 简直佩服自己的行动力

身为天天被说字丑的人的最大努力

【粮食向】新系列片段

之后会放人设,权当存梗。
总之是挺有病的小故事。
我看着李佳,一脸的不可信。李佳也是看到了我的表情:“诶,我说你可别不信。张大大,举例!”
张文浩闻声停下了手中的活,从旁边捡了张空白的稿纸刷刷地写了起来。不一会儿他立起纸给我们看。
啪。
“约吗!?”
“不约。”“不约。”“不约。”
啪。
“约吗!?”
“约。”“约。”“约。”
我看着纸上的内容,心中不免抽搐。我抬头问他:“张大大,你这是要展示语言的暴力吗?我不认为那等同于力量之类……”
“试问,”他无视了我的疑问,“请告诉我你认为这是什么场景。”
我有些犹豫地望着他,张文浩的深情分明是在说他是认真的。我最终还是说了:“一个因多年单身的怨念而化身为反社会变态用暴力强制逼迫用幼男幼女们和他约的危害祖国未来发展的不可饶恕的、令人唾弃的行为?…”
“数学课堂。”
……
“蛤?”“数学课堂。”
明显也被吓一跳的李佳这时也转过来帮腔:“没错就这就是语言的力量…”“胡说你根本就不知道的对吧!对吧!”
她把头一歪:“这只能说明我和李大大搭档多年的默契。”“我还记得某人当年出自己的第一个原创漫画时是通过怎样卑鄙无耻不要脸的手段威胁我帮她写文案的。”张文浩插了一嘴。
“怎么着你想吵架吗?啊?”“呵。”
“够了你们!”部长一脸抓狂地从最前面的笔记本后抬起头来,“快点干活啊一会宣传部的就要收稿了!”
“对不起学长!”“对不起!”
我又有些无语,难道工作拖到截稿期是所有宅的惯病吗?
啊,我想回文艺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