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ཀ`」 ∠)_

半吊子精神


我觉得我应该喜欢听安静的电子合成音乐,那种声音不知怎的有时竟能让我感到心灵放松下来,我觉得我像是回到了几个世纪以前,在不断变换的幻灯片般的老旧画面之中安静的睡上许久。但其实我并不常听它,我并没有听音乐的习惯;也许和有这方面爱好的朋友能谈上几句,只是不能深谈,否则几句话就能把我无知愚笨的本性暴露得鲜血淋漓。
大众把这种人叫得好听些——就是半调子。
我不大喜欢这种人,无奈自己本是这种人流的其中一员,这也许就是我讨厌自己许多理由的其中之一吧?我有些不能接受那些并没有经过努力的人吹嘘自己未坚持下来的爱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对那些为之辛勤努力的人梦想的践踏和亵渎。当然,做自己喜欢的事并不是什么坏事,也没有人逼着你去做完他们,所以,这些人渐渐能够成为人群的焦点,前提是你能把以上发挥到极致,而且,你本身就有不错的人际关系。因此,语言渐渐变成了这个社会上一个十分关键的因素。当然这就是题外话了。总之,半吊子的人分为两种,他们最本质的区别是:讨人喜欢和不讨人喜欢。而那些本身不讨人喜欢的人,大概就是我们这些普通人了吧。
奇才之所以惹人喜欢是因为他们有一方面的能力鲜明而突出——这就是才能了,而现在充斥着这个城市的人们,也许他们的确有许多能干的事,可哪样都会,那不就是没有才能了么?我们匆匆地在这个城市中来来往往,遵循着出生久远前就定下来的规矩和礼仪,最终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当你觉得你已经能与其他人完全一致的时候,回过头来才发觉你与这个世界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这悲哀的世人。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