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ཀ`」 ∠)_

企划前传

太姥爷的故事




与怨无关

我喜欢雨天。
在梅雨的季节,会跑上宅子顶层,总以为这样会离天空更近些,想想也是好笑,人们总会被常识也好直觉也好的想法所误导,因为这样视觉会被限制,就分不清阴霾的是天色还是雨的身形了。
即便看不清,我仍喜欢雨,喜欢它带来的潮气,虽然理由我已经记不起来了。“这是个好兆头啊,”撑着黑伞的人说,“没有理由的话说明你是由本能去热爱某一样事物的,而不是别的什么带来的借口。说真的,我觉得这要比因为个人经历而带来的兴趣更有实感。”说这话的是一位整日提着黑伞的少女。在不下雨的日子里,我只能呆在公馆的暗处度日,因而长时间不能和人交流。小巷间常能看见撑伞的人们,他们像候鸟一样奔波于城镇间,这时我会探出窗子和他们打招呼,大多性子冷淡,却也有少数安静温和,她也是其中一位。这些少数人愿意停下脚步和我说几句话,我才得知他们似乎有很忙的工作。
要说无聊,其实公馆内还住着我的一位熟人,只是我们好像因为争执或是别的什么,互相并不交流,他见到我也从不瞥我一眼。但我内心其实感觉不到对他的恨意,并且他也如此。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肯定,我对他本身没有印象,但总是隐隐约约这么觉着,也不知是从哪来的自信。后来据我观察发现,也的确如此。他是个极其沉默而温柔的人,下雨的时候…………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