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ཀ`」 ∠)_

大家好,站坑不填就是我(以后会删)

不好吃



士兵倒下了,他倚在在城墙边,箭雨擦过他的视线。
士兵觉得很困,他意识中自己蜷了个舒服的姿势,目光迷离,飘忽不定。终于,他觉得一切都变白,变得清晰。他的意识摇摇晃晃,他看清了脚下的土地,不想触摸,且说不清他与地的距离。
终于,像是惊鸿掠过,白驹钻隙,又或是一声铮鸣,他站在了城门前。
他毫无实感地,站在了故乡的城门前。
小士兵像是惶恐,可他胸口却温暖起来。在故土的影子也模糊的日子里,小士兵从未想过会有重至乡门的时刻。但他头脑晕眩,激动,怀念或是痛苦这样强烈的感情对他来说简直是奢侈。
士兵推开了城门,门软绵绵地消失了。
是他的故乡,他的故乡哩,他的故乡呵。官道两旁排开的杨柳树的青色一直蜿蜒到河岸,河边是稀稀落落的人家窄院。时节离清明不远,故而土壤中还夹杂着柳絮绒
——————————没写完————————

评论